多彩贵州网--【红色德江】中共黔北工委创建的光辉历程

多彩贵州网·铜仁市

【红色德江】中共黔北工委创建的光辉历程

2017/12/22 作者:冉光电 稿源:

  阅读提示:中共黔北工委是在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下,1947年12月经中共川东临委批准,1948年1月转移到贵州省德江县平原十字关成立,1949年2月经中共中央上海局华南分局批准中共贵州省工委成立后,在中共贵州省工委领导下开展工作。在开展地下革命活动中,以星火燎原之势,向德江周边地区辐射,先后深入发动群众,组织了多项革命运动,成立了多个进步组织与游击武装,建立了10万人以上的根据地。先后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纵队”,“黔东北游击队”、“湄潭游击队”以及郎岱、关岭、晴隆游击队武装。举行了松桃、湄潭和郎岱多次武装暴动。配合解放军人黔过境,接管国民党政权,为贵州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谱写了中华民族史上的壮丽篇章。

今日德江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黔北工委是在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下,由中共川东临委1947年12月批准,1948年1月转移到贵州省德江县平原十字关成立的,1949年2月经中共中央上海局华南分局批准中共贵州省工委成立后,在中共贵州省工委领导下开展工作。

  中共黔北工委成立后,在中共川东临委和中共贵州省工委的领导下,恢复了中共湄潭县工委,建立了中共松桃冷水支部、中共道真支部和中共正安支部,并与中共思南总支取得联系。发展了共产党员,培养一批进步青年,先后深入到德江、松桃、湄潭、凤冈、贵阳、遵义、毕节、郎岱、铜仁、雷山等地深入发动群众,组织了“兵运”、“抗丁”、“抗粮”、 “抗税”、“农运”和“学运”等多项革命运动,并成立了“翻身会”、“农协会”、“齐心会”、“同心会”和“民青同盟”等多个群众进步组织与游击武装,建立了10万人以上的根据地。

中共黔北工委的创建

  1947年12月,中共川东临委根据党中央关于开展蒋管区农村游击武装斗争的指示,决定成立“黔北工委”。由张立负责,在黔东北地区清理、恢复地下党组织,开展地下工作,继而向西与云南联系。首先建立一条交通线,然后将川、黔、滇联成一片,在敌人的西南大后方,建立若干农村游击根据地,以实现党中央制定的前后夹击,陷敌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全歼顽敌的战略意图。

缅怀先烈

  (一)筹集武装力量的方略

  黔北工委根据川东临委的战略意图,结合德江、松桃等地具备开展武装斗争条件的情况,认为“在一个远离解放区的新区,要从‘无中生有’把武装斗争搞起来,关键是怎样弄到枪支武器问题”。为此,特制订了具体的实施方案:

  工作计划:利用大娄山山脉和梵净山山脉的有利地形开展武装斗争,在川黔滇边境建立若干游击根据地,配合川东长江沿岸的武装斗争。

  工作任务:清理历年来地下党所联络的关系,组织农民开展农运,加强统战工作,争取民主人士,在农运与统战配合下发动武装斗争,建立根据地。

德江县委书记商友江(右)拜访原黔北特委负责人先仲虞

  工作步骤:动员贵州籍同志从外地回到自己的家乡,通过各种渠道谋求职业,为安插外来干部作准备;发动群众抗兵、抗粮、抗税与农运、学运、兵运和统战工作紧密结合的斗争,发展壮大武装力量;在各界人士中建立群众性组织,开展群众性的保国、保乡、保家活动;安排好外来干部以公开职业作掩护,取得当局信任,主要任务是待武装斗争爆发后,加入部队作政治思想工怍。采取公开与秘密相结合,合法与非法相结合,见缝插针,灵活多样的斗争方法,建立若干秘密联络点,实行单线联系。

  武装成份:着重以本地干部的亲朋好友和比较觉悟的贫苦农民、失业者,以及逃避兵役的青壮年为主,组织核心武装力量。在能控制的情况下,争取绿林朋友和对蒋政权不满的地方势力,以及有正义感、有号召力的帮会成员作为革命的同盟武装。

  (二)有声有色的武装斗争

  1947年12月底,张立指派宋至平随先仲虞到德江,发动黔东北的德江、松桃、印江、石阡、湄潭、凤冈、正安、道真、务川等地的群众开展武装斗争,清理、恢复、发展党组织,建立游击根据地。1948年1月,中共黔北工委在德江平原十字关成立,宋至平主持黔北工委的日常工作,先仲虞任联络员,负责安排储备、保护外来干部和筹集经费。

  张立于2至4月、8至11月两次赴黔视察与部署工作。其间根据川东党组织的指示和要求,先后五批次派遣20多名干部入黔,加强黔东北地区党的领导工作。

  1948年4月成立了中共松桃冷水支部,组建了一支苗族武装;7月成立了中共湄潭县工委;11月,张立派郎万忠回德江,沟通了中共思南地区总支委员会与黔北工委的联系; 1948年春,接通了重庆至德江的交通线,建立了德、凤、湄、遵地下交通单线联络点。1948年9月,建立了正安至道真到南川地下交通线。1949年2月5日,宋至平在松桃县石梁乡石响召开了松、印两县干部会议,以地下党掌握的武装力量为基础,建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纵队,宋至平任司令员兼政委。

  (三)贵州省工委成立后的黔北工委

  1949年2月底,中共贵州省工作委员会成立,张立任书记,委员有刘熔铸、蔡之诚,以贵阳为中心领导全省开展工作。3月初,宋至平调省工委负责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工作。黔东北地区的工作由先仲虞、刘学礼负责,直接与宋至平联系。3月底,张立派宋至平到德江,传达省工委根据华南分局的指示,对黔东北地区的工作部署,重申了各地党组织的负责人。8月,宋至平在贵阳永初中学被捕,黔东北地下党与省工委联系中断。先仲虞、刘学礼在失去上级党组织领导的情况下,决定成立中共黔东北特别支部,先仲虞任书记、刘学礼、林茂德为委员,审时度势地领导黔东北地区的武装斗争。

黔北工委在黔东北地区的活动

  1947年12月,宋至平随先仲虞扮做生意人,作为第一批赴贵州开辟武装斗争活动据点的先遣人员,从重庆徒步出发,于1948年1月到德江平原十字关,开展黔北工委的日常工作。

  黔北工委在十字关立足后,张立两次到黔北工委机关检查、部署工作。在黔北工委期间,张立跑遍了明溪和大兴旋厂附近的大小山头,观察地形,绘制地图,安排力量,为开展武装斗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开展统战工作,建立游击根据地

  黔北工委是以德江为中心,领导黔东北地区清理、恢复、发展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建立游击根据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充分利用先仲虞家3个哥哥(大哥先仲齐是德江县参议员,曾任过县保警队长,二哥先仲唐在国民党内当保长,三哥先仲尧是生意人,为地下党提供活动经费)的社会威望,保护和支助川东临委派往贵州的地下党开展活动。先后打通了地方上层和亲友的各种关系,争取了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或手中掌握有枪支的地方势力,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结成了具有裙带亲属特点的统一战线,建立了同盟武装。

  1948年3月,利用先仲齐的私枪和先仲唐保里的治安武装共20余人枪,组成“鸟枪队”,保卫黔北工委机关的安全;1948年8月,争取了大兴乡乡长朱阁臣(先仲虞妹夫的兄长),掌握了大兴乡公所的枪支;1948年秋,掌握了“绿林朋友”覃义宽的20余人枪武装; 1949年9月,争取了李明吉30余人枪的“绿林武装”加入游击队,使黔北工委利用这些核心武装,逐步实现了“扩充游击武装”的计划。使黔东北地区成了地下党、游击队,能够安全活动的区域。

  (二)发动农民群众,开展“三抗”斗争

  组织发动农民群众,抗兵、抗粮、抗捐与统战工作紧密配合,形成了地下党能够安全保护、积极展开活动的“铜墙铁壁”,这是黔北工委在黔东北地区活动与斗争的又一特点。先仲虞以话家常、谈理想、摆“龙门阵”的方式,向农民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是如何的腐败,苛捐杂税是如何的多,贪官污吏如何擅括民财,日本人早就投降了,为什么乡保长还要到处派粮抓兵,使许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等罪恶行径。进而宣传共产党反对抓兵派粮,反对打内战的主张。使广大农民特别是青年,迅速觉悟起来。成立了以农民为核心的“齐心会”、“同心会”,同心合力抗丁、抗粮,反对苛捐杂税,灵活机动地与国民党的乡、保政权开展斗争。

  (三)建立“民青”组织,开展学生运动

  1948年初,黔北工委决定在德江中学和平原等地开展学生运动,建立地下党的外围组织“民主青年同盟”。3月,宋至平和先仲虞在高席水车头张凌云家召集部分青年学生开会,宣布成立“民主青年同盟”,下设德江中学组和平原组。4月德中组发展了“民青”成员,争取了学生自治会南三区分会领导权,秘密刻印《大众哲学》在学生中传阅,揭露学校当局克扣学生伙食等丑闻,组织发动学生与之斗争。学生的行动,惊动了德江国民政府,因此部分骨干学生受到迫害,只好转入农村参加“三抗”斗争,有的后来参加了黔东北游击队。

多方筹集武器  壮大游击武装力量

  黔北工委在黔东北地区发展壮大武装力量,是从1948年春开始的。在掌握黔北工委机关附近知名人士枪支(先仲齐、先仲唐、覃义宽、李明吉等数十人枪)的基础上。总结“松桃暴动”、“郎岱‘三.三’暴动”失利的经验教训,采取多种渠道解决武器来源。

  (一)多种方式筹集武器

  一是发动群众捐款捐物。除先仲齐弟兄3人给予枪支和经济支持外,还有进步知识分子彭昌镜,把修房子用的钱捐献出来买了3支枪。地下警卫员谭应寿在经济上也给予了一定支持。地下党用捐献来的钱收购猪鬃、生漆等土特产运到重庆等地换回武器。

  二是组织民间工匠秘密修理破旧枪支和打造杀猪刀。明溪王朝相、打磨溪深水塘吴开富两家成了地下党的“兵工厂”,在这里打造了数百把杀猪刀。

  三是搞军运策反。为了尽快把游击武装斗争搞起来,地下党曾多次派人打入敌人内部搞兵运或策反工作。

  (二)松桃组建黔东纵队

  1948年4月,张立派周知群到冷水建立党支部,直属黔北工委领导。9月张立派中共党员董啸嵋由德江前来冷水协助工作。为了开展革命武装,滕久荣经其兄滕久光活动打进县教育科任督学。周知群以冷水小学教员的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安插了地下工作人员任继常、陈鹏分别担任冷水乡公所警卫干事和警卫班长,扩充警卫兵达17人,清除了个别不可靠分子,并吸收以犀牛场滕代和为骨干的10多个青壮年建立一支30余人的农民武装。接着,经过积极活动,建立以冷水为中心的6个武装据点。1949年1月中旬,宋至平在万响主持召开了松桃、印江两地地下党骨干会议,宋讲了革命大好形势,总结了前段工作的经验教训。为了有力打击敌人迎接全国早日解放,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纵队”,纵队下设5个支队。会议决定:力争主动,伺机举行武装起义,以梵净山为根据地,松桃、印江、江口县为活动地区,与黔北大娄山革命武装根据地相呼应。

  (三)“湄潭暴动”建立黔东北游击队

  1949年9月至11月,中共黔东北特别支部为扩大游击武装力量,按张立3月底派宋至平来德传达的“德江地区武装斗争已有一定基础,必须继续搞下去”的工作部署,借国民党19兵团49军275师825团(团长练可白、凤冈绥阳镇人)在湄潭等地招兵之机,决定将计就计,组织一个营的人打进去伺机拖枪。同时,决定让李明吉、吴卫群任正、副营长。吴卫群与825团副团长李时选在国民党湖南军校是同学,关系莫逆。因此,决定由吴卫群前去与练可白联系“招募”一营兵员编入练的825团。为了加强党的领导,由刘学礼、林茂德、周知群、张蜀伦、张志高、曾宪川、何昌达等组成党支部,组织实施“湄潭拖枪”计划。先仲虞率领郎万忠、先仲唐等20余名地下武装人员,在煎茶至七星场一带活动,准备随时策应“湄潭拖抢”行动。10月6日,由德江、凤冈等地“招募”的兵员,在凤冈东山集中去湄潭825团团部,当即编为该团第一营。营长李明吉,副营长吴卫群,刘学礼在营部任书记官。林茂德任文书,作李明吉、吴卫群的“参谋”。周知群、张志高、何昌达、冉容分别在所属一连任正、副指导员、文书和列兵,按党组织的意图,配合连长行动。曾宪川打入团部通讯连,掌握团部动态。

  11月l日,吴卫群从团部开会回来说,队伍将于次日开拔遵义。根据这一紧急情况,由林茂德召集吴卫群、周知群、张蜀伦、张志高等举行紧急会议(当天刘学礼陪李明吉有事到永兴去了),研究对策。一致认为,事不宜迟,必须立即行动。决定当晚10时举行暴动,由吴卫群作军事指挥。并分工七连打团部,八连作掩护,九连负责破坏电话线和桥梁。规定暴动人员的标志是脱帽(不戴帽子),行动口令是“前进”。指定张志高届时点火烧营房附近的草棚,以火光为暴动信号。同时还规定了撤退路线和集中地点。当晚10点暴动准时开始,三营大部分顺利拉出了县城,无一伤亡,共获枪50余支、子弹5000余发。暴动成功的这支游击队当时命名为“黔北游击队”,后改为“黔东北游击队”,李明吉任司令,先仲虞任副司令,刘学礼任政委,林茂德、周知群任副政委、吴卫群任参谋长,整编三个大队:一大队长李永祯:二大队长朱阁臣;三大队长李如桃,唐大典为副大队长。湄潭拖枪成功,打响了黔东北地区武装斗争胜利的第一枪,标志着黔东北武装斗争发展到了一个的新阶段。

组织武装队伍袭击国民党反动势力

  三营将人枪拖出湄潭,沿遵义——思南公路向德江进发。途径湄潭流河渡乡,袭击乡公所,击毙乡丁3人,缴枪12支、手榴弹40枚、电话机一部;次日拂晓,在凤冈鄢家桥伏击了国民党39军军车一辆,击毙士兵8人,缴获“三0三”、“中正式”枪10余支及部分手榴弹,俘虏上尉军官1名。经研究决定,游击队暂定名为“黔北游击队”,共有队员140余人,长短枪60余支。这标志着黔东北地区游击武装根据地形成。

  (一)追截德、思国民政府县长

  黔北游击队在覃家湾休整期间获悉:去贵阳参加国民党贵州省主席兼保安司令谷正伦召开的全省“应变会议”的思南县长李钊青和德江县长戴郎星,将于日内携带部分武器弹药返回。黔北游击队于当日傍晚赶到七星场,包围搜查复兴乡公所,不见李、戴二人,便收缴了李钊清丢下的罐头、火腿、香肠、毛巾等物资10多挑,继续向煎茶追击。在离煎茶5华里的老鹰沟,收缴了从德江县城受训返回的平原壮丁队的武器。先仲虞率20余人枪赶来汇合追至煎茶,四面包围了乡公所,冲进去一看,空无一人。狡猾的李、戴二人如丧家之犬,早已逃无踪影。

  (二)凝板垭伏击保八团

  黔北游击队在煎茶得到情报:国民党保安第八团从思南逃窜遵义,宿营铺子湾。游击队深夜赶到敌人必经之险地——凝板垭设伏,布下五华里长的“口袋”。次日上午,保八团先头部队,懒洋洋地爬上凝板垭,钻进了游击队埋伏的“口袋”圈。指挥枪声一响,战士们奋勇袭击,打死打伤敌官兵16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为适应继续发展壮大游击队力量的需要,将“黔北游击队”改名为“黔东北游击队”。

  (三)救命关伏击保三团

  黔东北游击队获悉:铜仁保安第三团西逃遵义。于是决定在必经之地——复兴乡梅子坳救命关埋伏。由于保八团被袭,吓坏了保三团,他们派出尖兵在大部队前面五、六里,沿公路搜索前进。当保三团尖兵进入埋伏圈,就遭到游击队的袭击。游击队伏击尖兵后,主动撤退。其时,国民党地方当局,在煎茶设立了思南、德江、凤冈三县联防“剿匪”指挥部,会同“清剿”黔东北游击队。而游击队则分两路抗击会剿。

  (四)追击戴郎星“流亡政府”,解放德江县城

  1949年11月15日贵阳解放,戴郎星通过无线电台得知此消息,如坐针毯。16日上午,又听说解放大军经煎茶去遵义,更是坐卧不安。晚上,慌忙率民卫总队(原保警队)和部份政府职员,弃城逃至沙溪罗家寨,组建“流亡政府”。18日先仲虞令李明吉、先仲齐率先仲唐大队前往沙溪追剿。游击队刚到罗家寨,经过先仲齐等事先做争取工作的保警中队长勾诗韩,指令保警中队副余舍诚击毙戴郎星之心腹、大队副蒋辅仁,率50余人枪起义。戴郎星带着家眷及少数亲信朝务川方向狼狈逃窜。

  19日,林茂德率罗信尧、吴昌模两个大队从煎茶进城,李明吉、先仲齐率队从沙溪进城,受到城内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德江县城宣告解放。

适应形势需要  精简整编部队

  (一)“东华溪会议”改编部队

  1949年11月17日,黔东北游击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军先头部队30师在煎茶会师。21日,根据10军首长指示,当晚召开东华溪会议。会议由10军政治部主任许梦侠主持。先仲虞、刘学礼汇报了党在黔东北地区的工作和黔东北游击队活动和斗争情况。许梦侠介绍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和当前的任务与政策。会议确定,将黔东北地区的游击武装力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先仲虞任司令员,李明吉、朱亚任副司令员,刘学礼任政委,董啸嵋任参谋长。纵队下辖三个支队,一个直属大队,一个青年工作队,并任命了各队负责人。

  (二)黔东北纵队在凤冈整编

  1949年11月21日,历史名城遵义解放。黔东北纵队接二野三军团10军的指示,迅速派人与遵义五兵团取得联系。12月初,先仲虞、刘学礼、何恩余在遵义地委和军分区召开的会议上,详细汇报了黔东北地下党、游击队在各地的活动情况,各县当前社会治安情况,以及纵队本身存在的问题等。12月中旬,黔东北纵队第一、二支队集中凤冈,由遵义军分区参谋长刘正庚,中共遵义地委社会部长李公俭领导进行整编。会议决定:将各县游击队改编为各县大队,各县县长兼大队长,县委书记兼大队政委(当时各县县委、人民政府尚未建立)。第一支队改编为德江县大队和凤冈县大队。德江县大队由吴卫群任副大队长,林茂德任副政委。凤冈县大队由李明吉任副大队长,董啸嵋任副政委。第二支队改编为思南县大队,邵冠群任副大队长,朱亚任副政委。第三支队改编为人湄潭县大队,王绍清任副大队长,何恩余任副政委。德江县大队三个中队约390人,凤冈县大队三个中队约390人,思南县大队三个中队约300人,湄潭县大队约200人。司令部直属中队继续保留约70余人。整编刚结束,松桃200多名苗胞和印江一部分武装人员,自动赶到凤冈要求参加整编,经司令部(司令部尚未撤销)研究决定,将松桃的200多苗胞改编为松桃县大队。印江的武装人员,一部分编入司令部直属中队,一部分编人凤冈县大队,还有一部分返回印江。德江、凤冈、湄潭、思南、松桃五个县大队,加直属中队合计1500余人。各县大队直属当地人民政府领导,至此,“黔东北纵队”完成了历史任务。

  中共黔北工委成立后,以星火燎原之势,向德江周边地区辐射,先后深入发动群众,组织了多项革命运动,成立了多个进步组织与游击武装。1949年1月至10月,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纵队”,“黔东北游击队”、“湄潭游击队”以及郎岱、关岭、晴隆游击队武装。举行了松桃、湄潭和郎岱多次武装暴动。1949年10月7日“黔东纵队”部分武装在湖南辰溪与四野先头部队会师,1949年l1月17日“黔东北游击队”在德江县煎茶镇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30师和“黔东纵队”、“思南游击支队”会师。11月21日根据10军首长指示,将“黔东纵队”、“黔东北游击队”、“思南游击支队”、“湄潭游击队”合并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黔东北纵队”,郎岱、关岭、晴隆游击武装也与其他游击武装配合,袭击国民党反动武装。中共黔北工委领导的游击武装发展到2900多人,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解放了辰溪、凤凰、松桃、铜仁、江口、印江、思南、德江、凤冈、湄潭等10个县,在武装斗争中先后牺牲了60位同志。中共黔北工委及其地下工作者、游击队员在维护社会治安,配合解放军人黔过境,接管国民党政权,为贵州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谱写了中华民族史上的壮丽篇章。(图片来源于德江县委宣传部)

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