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网·铜仁市

【铜仁‖驻村散记】冉茂福:驻村散记(散文诗)

2020/09/16 作者:冉茂福 稿源:多彩贵州网

       作者简介:冉茂福,男,土家族。作品散见《散文诗》《星星诗刊》《上海诗人》《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贵州作家》等刊物。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等多种选本,著有散文诗集《守望乡村》《雪落村庄》《九盏灯》(与人合著)。主编《新世纪乌江作家丛书(10卷)》、《乌江水远》、《九盏灯》、《花开有声——沿河90后诗选》、《新世纪乌江文学研究》等文学作品集20多部。系第十三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代表、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五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铜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贵州省第三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金贵奖”、铜仁市首届政府文艺奖等。
 

驻村散记(四章)

冉茂福

行走渡江

  腑视乌水,一曲幽怨的情歌抚过江面,渡江在夏日的午后,显得浪漫、宁静。

  阳光浓烈,由远而近渐红渐紫,如跳跃的焰火在广阔的江面燃烧,直抵灵魂的声音,让整个峡谷沸腾。

  清风拂面,心倍儿凉爽。在这高原的腹地,在古老的码头,对着天空,望着白云,我只想喝酒聊天。

  远处,一对鹤鸟张开羽翼,划破沉寂,掠过江面。悠长嘶鸣,混合江水的节拍,自然的旋律、流泻的音乐,充满原始生命的激情。

  凝视这蓝天白云,远山近影,一汪碧绿的江水,演绎多少神话传说,丝丝苍凉尽显古今无数风骚。

  云翳散尽,乌水苍茫。

  行走渡江,每一片石、每一片瓦,都闪烁历史的光芒;每一片叶、每一座青色的屋脊都有着无尽的乡愁。

  大美渡江,如清晨遗失的一粒露,和风中泛动时空的馨香。

  沿岸而行,追随一朵花的踪迹去寻找渡江的含蓄与壮美、优柔和大气,山水沉寂,弥漫睿智与灵性。

  多想静下来,饮一斛阳光与乌水同醉,枕一夕青山与江水同眠。舟楫横渡,青娥低眉。

  玉女山下,我会等待一千年。

一个人去一个叫蛟龙的地方

  夏天,河水泛滥,蜿蜒的笑声让大山淳朴而显粗犷。一缕青葱漫过水磨房,岁月苔藓般浑厚,沉默中具有历史的穿透感。

  时间就这样没有目的地老去,山的深处,显露千年的岩石,于清辉消弭之际散发纯洁之光。

  典雅的音乐,青藤与野草交织,阳光与大地相融,尽显生命的勃发绵长、悠远苍茫。

  有龙出没的地方,定会聚集天地之灵性。

  山色俊美。不绝的炊烟袅袅升腾,月牙不在,邻家小妹淘米、劈柴,细碎的叶子盖住的流水,静谧、安宁,月光一样抒情。

  世界沉寂,绚烂的夏天即将消逝。我将携一抹晚霞与你相遇,其实,夏天不来,时光不会老。

在庙垭口寻找遗失的记忆

  在庙垭口,青山环抱,是我栖身的地方。

  所谓庙,就是在垭口的后方曾经有一座庙。庙里曾经香火萦绕,繁华一世。多少善男信女,顶礼膜拜,超度魂灵。天空湛蓝、悠远,不留一丝尘埃。

  所谓垭口,就是在两山交汇的地方,生生逼出一条道路。就像我的人生,关上了一扇门却开启了一扇窗。就像我此时的心情,于忧郁之中孕育一首精美的诗歌。

  垭口,就是一道分水岭。进一步就是阳光、空气与凡尘,退一步就是安详、虚无与佛心。每天,我都在进与退之间抉择,在现实与幻想之间徘徊。

  在庙垭口,我放马、劈柴、种菜、浇水,忘记了花样年华。

  哦,一花一世界,一笑一尘缘。

  在庙垭口,我寻到了生命原初的记忆。

嘿,这片松林

  在一个夏日,我们走进这片松林,走进幽深之海。

  一条石板小路伸向远方,仿佛我们的理想,迷离、灿烂、生机盎然。大朵的阳光自树梢落下,碎裂在松针铺砌的地面,柔软的韶光越过我们的心房,流水般荡漾。

  我们躺在草地,仰望天空,仰望宇宙苍茫,感恩阳光、空气与水,感恩大地赐予的一切。

  我们穿过密林,追逐清风、明月,追逐蝴蝶、蜜蜂与花海,追寻五彩斑斓的瑰丽世界。

  我们越过高山大海,越过桥梁索道,越过沙漠平原,在日出与日落之间等待爱情枯萎凋谢。

  我们就这样静静沿着小道,去远方,看人生落幕。

(作者系沿河县文联副主席、县驻思渠镇蛟龙村第一书记)

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